当前位置 主页 > 帮助中心 >

猎头们的互联网黄金赛道接近尾段

2022-05-08 12:10   编辑:admin   人气: 次   评论(

  壹往年3月,是互联网公司招聘的高峰期,但今年3月到4月,互联网公司不招人了。记者向腾讯、阿里等多个互联网公司员工咨询,他们告诉记者,近期公司的确在收紧招人指标。

  贰心态发生变化后,互联网人也开始主动出击了。之前因为行业普遍财大气粗,互联网人不缺工作,对猎头爱答不理,现在他们愿意主动和猎头建立联系,询问有没有好的工作岗位。

  叁互联网行业正在发生结构性变化,对于求职者,也是一个调整期。从业者需要更具备长远职业规划的观念,做好在行业中进行“持久战”的准备,让自己越来越“值钱”。

  2022年3月,周天告别了自己从业3年的互联网猎头行业,转做智能制造猎头。

  “再不转行就活不下去了。”他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,今年以来自己做互联网招聘的业绩可以用“颗粒无收”来形容,转做智能制造不到1个月,已经促成了一个offer,虽然赚的钱不如之前当互联网猎头时多,但是,至少是一个好的开始。

  往年春节过后的3月、4月是互联网公司招聘高峰期,也是大厂员工跳槽最热闹的时期,成为互联网猎头眼中的“金三银四”。今年猎头们用“铜三铁四”形容当下的招聘行情。刚刚过去的一季度,广州5岁自闭症男孩除夕走失 家人苦寻3天未找到!互联网公司的集体动作是过冬,削减营销费用、缩减人力成本,落实到员工侧就是裁员、缩招。在离职者变多、招聘岗位变少、求职竞争加剧的当下,对于互联网从业者,这是一个较为艰难的时刻。

  直接原因是,今年开年以后直到3月,他一单都没有做成。他觉得不太对劲,和互联网公司HR、其他公司猎头聊了一圈后,决定必须得转行了。

  “沟通之后发现我的情况不是个例,大家都面临这种情况。”有几家头部猎头公司互联网团队2月份、3月份都没有成过一个单子。他有朋友去年加入了一家猎头公司搭建互联网团队,受行业整体影响,今年1月后团队集体降薪20%。

  往年3月,是互联网公司招聘的高峰期,但今年3月到4月,互联网公司不招人了。记者向腾讯、阿里等多个互联网公司员工咨询,他们告诉记者,近期公司的确在收紧招人指标。

  另一位互联网猎头林深,也发现了同样的情况。他向记者盘点了一圈:腾讯、阿里巴巴不招了,滴滴不招了,京东本来还有些职位,最近也只裁不招。字节跳动和小红书倒是一直在招,但offer通过率较低。蚂蚁集团之前有个方向一直在招,前几天也盘点人才锁HC(人员编制),快手基本处于不招人的状态了,美团也传出要冻结HC了。

  “市面上的主力招聘大户,现在基本就只剩两三家在招人了。职位大概只有往年的四分之一,金三银四肯定是没有了。”林深告诉记者,其实去年就已经比前年缩招了,但今年缩招的特别明显,这一阵,有的公司HR上午还在催招人进展,下午就说锁HC不招了。

  周天和林深都赶上过互联网公司大规模招人的那几年,周天记得,去年三四月是招人高峰期,“2021年整体招聘比较火,疫情之后人才需求爆发,我们还是赚了一些钱的。”根据拉勾招聘数据,去年3月份进入到招聘高峰期,需求量增速高达94%。即使2020年疫情刚来的时候,上半年互联网招聘停滞了一段时间,但下半年很快规模上升,出现U字型曲线。对于今年三四月出现的招聘惨淡现象,周天和同行讨论了一下,业内普遍认知是,即使到了下半年也不会变好。

  互联网猎头之前是一个赚钱的行业。周天每年成功推荐十几个中高端人才,自己就能轻松年薪过百万,日子过得很舒服。今年的行情,他说,再不转行就活不下去了。

  2022年,互联网行业招聘岗位缩减明显。拉勾招聘数据显示,北上广深杭互联网人才最聚集的5大城市,职位量都有所缩减。前程无忧发布的《2022年春节后才市供需行情》显示,互联网行业新增职位量从2021年的第一位跌落至今年的第四位。BOSS直聘研究院统计发现,今年一季度互联网行业招聘规模同比增长13%,增速处于2019年以来的低点,创三年来新低。

  一开始李涛没把找工作当回事,也没着急投简历。在互联网行业工作多年,他看到的普遍现象是,还没正式离职,互联网员工就被一群猎头打电话找好了下家,面试两三次就能获得涨薪50%甚至薪资翻倍的待遇,“我们这一行涨薪全靠跳槽。”他告诉记者。

  但今年行情变得不一样了。李涛春节后开始投简历,投了几百份,没有回应。他发动身边朋友介绍,但即使大厂朋友遍北京,也找不到合适岗位可以内推了。无奈之下,李涛只好一边做副业一边等待新岗位。

  一位在脉脉上认证为字节跳动员工的人说,被公司裁员后投了一周简历,参加面试的只有微博,而且一面结束后就没有下文了,他现在很焦虑,“怎么找工作这么难,是我目标定太高了吗?”焦虑的人不是个例,还有人说,和朋友打了100多个招呼,要简历的不到10个,“真难啊”。

  一位年轻的互联网大厂人近期也很郁闷,他告诉记者,最近有换工作的打算,往年投10个简历会有八九个面试机会,能拿到四五个offer。现在即使有面试,面了一轮两轮后,就再也没消息了,他也不知道什么原因。

  2022年开年后,互联网行业离职人数正在增加。拉勾招聘发布的《互联网离职人才报告》显示,自去年12月至今年3月,拉勾招聘平台上处于离职状态的用户数量不断增加,至3月离职人数超276万,相比于去年同期增长2.1%。

  与此同时,能获得面试机会的人却在减少。《2022年春节后才市供需行情》显示,第一季度互联网求职者中有近四成的人没有收到任何面试邀约,获得面试邀约大于5次的仅占9.0%。换算成简历投递/面试邀约比不足两成,也就是说,互联网人每投递10次简历,仅有不足2次的概率获得面试邀约。

  与求职者的焦虑相比,在一家大型消费类企业负责部门招聘的梁蕾有一种“人才真的太多了”的感慨。她的部门需要招聘两个人,近期收到大量简历,主动投递数量多了很多,并且,一些跟他们专业不对口的高学历互联网、在线教育从业者简历也来了。

  “能明显感觉到大家都很着急。”因为消费行业工资水平比不上互联网,之前很少有人往他们公司投,最近梁蕾发现求职者心态有了较大的变化,刚毕业的学生,以前会要求月薪过万,并且即使给了offer,也要考虑一周。现在,工作经验两三年的人,月薪6000元也愿意立刻来上班。

  不过她认为,从互联网行业转行过来的人,匹配度跟他们并不算高。“他们需要重新学习,对口性跟我们的需求是有差异的。”

  周天近期沟通的互联网求职者们,正在逐渐调整他们对工作的预期。“大家逐渐接受现实了。”原先互联网人平均2年到3年跳槽一次,每次会要求涨薪20%-30%甚至40%-50%,现在很多人愿意接受平薪甚至降薪。不少人从年前开始看岗位,直到现在也没有合适的,尤其3月后,他们即使降低薪资要求,也很难找到工作了。猎聘大数据显示,46.90%的互联网中高端人才愿意降薪求职。

  心态发生变化后,周天发现,互联网人也开始主动出击了。之前因为行业普遍财大气粗,互联网人不缺工作,对猎头爱答不理,现在他们愿意主动和猎头建立联系,询问有没有好的工作岗位。

  今年一季度,互联网公司的集体动作是过冬,具体手段包括削减营销费用、缩减人力成本,落实到员工侧就是裁员、缩招等。近期互联网裁员已经成为社会热点,截至发稿,据不完全统计,互联网各细分领域的头部企业出现裁员现象的已超过20余家。《2022年春节后才市供需行情》显示,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,半数受访互联网人的所在公司存在裁员现象,其调研的5000多个互联网人中,有七成受访者表示危机感加重。

  BOSS直聘分析师单恭告诉记者,除了互联网本身求职竞争正在变激烈外,去年行业规模收缩的房地产、教培从业者,转行首选行业都是互联网,这也进一步加剧了互联网行业的求职竞争。

  周天做互联网猎头3年多,见证了行业从高潮到低落。这3年间,腾讯员工从6万增加到11万,阿里巴巴员工从10万增加到26万,京东员工从22万增加到40万,字节跳动员工从6万增加到11万……基本上叫得上名字的互联网大厂,周天都给他们推荐过员工。

  看到互联网公司从往年的大规模扩张到今年普遍裁员、缩招后,周天也思考了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,“往年HR跟我们沟通的时候,会说岗位是新增的,公司要新开业务线,他们要招人进去试水,因此招聘需求旺盛。但今年会感觉到他们完全没有这样的需求,大厂不再愿意去试错了,不再愿意开辟新的业务线了,· 雨林木风推英文版操作系统 再度高仿微软XP!所以没有岗位了。”

  今年3月转行后,周天去做智能制造猎头,目前已经成功推荐了一个,虽然收入比不上互联网行业,但胜在需求稳定。“挣的钱会比过去少一点,但现在1万块钱也是钱,我也愿意赚。”

  转行后,他发现制造业和新能源行业是真真切切的招人、谈薪、给offer,而不像现在的互联网公司,即使挂出少数几个岗位,也很少真实给出offer。转行的不仅是周天一个人,他的同行们也纷纷从互联网转向其他行业,“我们猎头也有非常强的行业属性,是嵌在产业链中的,必然会受到行业周期波动影响。”

  智能制造是当下最火热的一个领域,根据BOSS直聘数据,今年一季度高端制造业招聘规模同比增长超40%,其中工程技术类岗位同比增幅77%,是增速最快的细分职类。

  “今年的变化在于,互联网正在从高速发展转向规范发展的新阶段。”单恭告诉记者,互联网行业整体招聘规模有所收缩,但不同岗位类型的招聘需求存在明显差异。比如互联网核心技术和产品类岗位仍然保持着较为密集的人才需求,人工智能方向的岗位招聘需求同比增幅最高,达87.7%,第二名为大数据方向,增幅44.2%。

  一位前程无忧人士也告诉记者,今年互联网裁员及缩招较多的岗位多数是科技含量低的岗位,比如销售、运营、客服、审核、策划等,一些科技含量高的比如数字孪生、人工智能、大数据等,招聘需求仍然很大。

  互联网行业正在发生结构性变化,对于求职者,也是一个调整期。林深近期仍在频繁出现在西二旗和后厂村,上周有一天连续见了5个人,“永远会有想换工作的人,”虽然行业不景气,但想跳槽的互联网人并没有减少。他建议他们先等着,放松心态别着急,现在肯定不能像前几年那样直接裸辞。

  林深告诉记者,2022年春季互联网招聘季“金三银四”变“铜三铁四”,除了行业大环境影响外,也有时间延后的因素。今年各大互联网公司选择在三四月份做人才盘点,因此推迟了招人的时间。

  往年互联网公司人才盘点会在年前完成,年前会规划好公司新一年新增多少岗位,新招多少人,年后直接放出来职位招人。今年人才盘点延后到三四月,因此近期锁了HC。

  互联网招聘行业没有出现“金三银四”,还有一个原因是,大厂年终奖发放时间推迟了。互联网行业年终奖收入一般比较丰厚,林深告诉记者,80%以上互联网员工年终奖有4个月以上工资,如果跳槽,这笔钱会被视为放弃。往年,他们在春节前拿完年终奖,节后直接跳槽。今年大厂年终奖都推迟了,有的甚至推迟到四月底,也因此减少了跳槽比例。《2022年春节后才市供需行情》显示,今年一季度有55.7%的受访互联网人计划在2022年进行跳槽,但仅有4.3%的受访者在第一季度完成了这一目标。

  “当前的大环境的确会影响求职者对互联网行业的判断,进入互联网行业更谨慎,同时也会更理智。但‘洛阳纸贵’,在同样的特殊时期下互联网依旧是抗风险性强、回报高的行业。”拉勾招聘创始人、CEO许单单告诉记者,随着行业人才战略从规模优先到质量优先的转变,那些经过浪潮考验留下来的资深人才将成为越来越稀缺的资源,职业回报也将实现数量级的增长。因此,从业者需要更具备长远职业规划的观念,做好在行业中进行“持久战”的准备,让自己越来越“值钱”。

  “再过一两个月,等腾讯、阿里巴巴人才盘点完了,应该会慢慢再往外放职位。就算再少,这些公司也不至于不招,互联网公司每年都会有离职的人,也有更新迭代的需求。等领完年终奖,选择跳槽的互联网求职者也会增加,但肯定都不会像前两年那么多了。”林深这样认为。

  杭州临平区:创建市场疫情防控“三色”预警分类管理机制 动态防控监测预警

  河北保定市场监管局创新应用信用分级分类监管 提升监管效能助力营商环境优化

  陕西省市场监管局连续三年荣获平安陕西建设先进集体 充分发挥市场监管职能优势

  宁夏青铜峡市场监管局:拧紧节日食药“安全阀” 确保节日期间市场安全稳定

  吉林:开展知识产权代理行业“蓝天”专项整治行动 促进知识产权服务业健康发展

  • 最热文章